《詩經》中的語氣詞研究

《詩經》中的語氣詞研究 李雨 摘要: 《詩經》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從中可以看到時期西周到春秋時期我國北方的語言特點。本文選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詩經》中的語氣詞研究
李雨
摘要:
《詩經》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從中可以看到時期西周到春秋時期我國北方的語言特點。本文選取《詩經》中的語氣詞為研究對象,對《詩經》中的語氣詞進行全面、系統的分析和研究,以探求春秋時期民間詩歌運用語氣詞的總體情況和特點
關鍵字:《詩經》;語氣詞;分類;功能;影響


《詩經》在我國歷史上具有開創性意義,一方面其在語言上具有開創性,另一方面在創作手法上具有開創性!对娊洝氛Z言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義,
一、《詩經》中語氣詞的分類
《詩經》是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在我國詩歌史上具有重要的意義。語氣詞在《詩經》之中的使用非常廣泛,出現的頻率也非常高,總的來看,《詩經》中出現的單音節語氣詞共有33個,合用語氣詞共5個!对娊洝房梢苑譃“風”、“雅”、“頌”三大類,根據統計來看,其中《國風》共160篇,其中語氣詞的使用是最多的,共有618例;《小雅》74篇,語氣詞的使用比例是最大的,共324計例;《大雅》31篇,共計160例;《頌》40篇,共計76例!对娊洝分谐霈F了很多獨具特色的語氣詞,如“兮”中共出現了244次;“矣”字出現105 次;“哉”共出現66次。
沈兼士在《段硯齋雜文·今后研究方言新趨勢》一文曾經指出歌謠是具有地域性特征的文體:“歌謠是一種方言的文字,歌謠里所有詞語,多少是帶有地域性的,倘使研究歌謠而忽略了方言,歌謠中的意思情趣、音調至少有一部分的損失,所以研究方言,可以說是研究歌謠的第一步基礎工夫。”《詩經》來自于民間,是有民間歌謠整理而成的文字,其本身具有很強的地域性特征,雖然經過了后期的加工和處理,但是其地域文化特色的因素依然存在。
(一)、《國風》中的語氣詞
《詩經·國風》展示的是周代各地絢麗多彩的民風和民俗,內容上主要以反映勞動人民的真實生活為主,從中可以看出作者對于勞動人民受剝削和被壓迫生活現狀的同情,并蘊含著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風”是一種音樂樂調,“國”是地方、地域的意思,從這里就可以看出,國風其實指的就是各個國家和地方的樂調!对娊·國風》共160篇,其中包括周南、召南、衛風、王風、唐風、秦風等共十五個地方。
《詩經·國風》具有顯著的地域特色,每個地方的民歌都被打上了鮮明的地方特色!对娊·國風·齊風》是齊國的詩歌,由于齊國多以廣闊的平原為主,面臨大海,這種地域富于齊國人樂觀、明朗、瀟灑的性格特征,這種性格特征進而對詩歌產生了嚴重的影響,齊國的詩歌多是以舒緩、溫和的特征。這種風格特征也體現于語氣詞的運用上,如《詩經·國風·還》中有:“子之還兮,遭我乎峱之間兮。并驅從兩肩兮,揖我謂我儇兮。”《詩經·國風·東方之日》:“東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這些詩歌中都運用了語氣詞“兮”,這是齊國地域特色的運用!对娊·王風》是以洛陽為中心產生的一代詩歌,在中國歷史上,從東周到西周,周平王將都城遷往從洛陽遷往了洛邑。世事的變遷和時間的遷移,往日的繁華時長涌上心頭,給人帶來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這種氣氛也感染到了《王風》之中,運用的語氣詞主要是“兮”、“矣”、“哉”、“嗟”表現的都是悲傷的、感嘆的、傷感的意味,如《詩經·國風·王風·黍離》:“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詩經·國風·王風·君子于役》:“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其至哉?雞棲于塒,日之夕矣,羊牛下來。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其中中也含有隨著時間的推移,對戍邊丈夫的思念和哀傷之情。
(二)、《二雅》中的語氣詞
《二雅》包括《大雅》《小雅》,是兩者的合稱,其中《大雅》多數是朝廷樂歌,內容比較復雜,主要包括政治詩歌、史詩、祭祀詩歌等等,作者多是史官!缎⊙拧范嗍瞧厥闱榈拿耖g歌謠,包括《黃鳥》、《谷風》、《蓼栽》、《苕之化》等。
《大雅》共31篇,來自于廟堂之上,多數是歌詠統治者和貴族生活的。具體來講,《大雅》在內容上主要是歌頌文王、武王或成王機器先祖等人的創業經歷和歷史功績,從功用上講主要是運用于祭祀、外交等重要場合!洞笱拧分斜硎娟愂稣Z氣的“矣”、“止”、“哉”、 “思”等使用較多。如《詩經·大雅·生民之什》:“天之方難,無然憲憲。天之方蹶,無然泄泄。辭之輯矣,民之洽矣。辭之懌矣,民之莫矣。”其中的語氣詞“矣”用在這里,主要是反映對百姓安危的擔憂,國家安定百姓自然能夠過上融洽祥和的日子,一旦國家墜敗渙散,遭受苦難的必然是低層的老百姓!对娊·大雅·文王》中也有“王之藎臣無念爾祖”。這里大體可以翻譯為大王任用臣子,應該要想著你的祖先,這里的“無”代表的并不是否定的意思,而是表示祈使的語氣。
《小雅》是來自民間的民間歌謠,內容上偏重于抒情,語氣詞上多運用“焉” “哉”、“兮”、“斯”、“忌”等?傮w而言,《大雅》的語氣詞的運用上遠不及《小雅》的豐富多彩!对娊·小雅·湛露》中的“湛湛露斯,匪陽不晞。”中的“斯”是作為語氣詞出現在句子的末尾,表示詠嘆的語氣!缎⊙·正月》:“恰比其鄰,婚姻孔云。”《小雅·何人斯》:“胡逝我梁,不入我門?伊誰云從?維暴之云。”在這兩句話之中,運用于句尾的“云”表示的是轉述別人的話,
(三)、《頌》中的語氣詞
王力《漢語語法史》說:“在原始時代,漢語可能沒有語氣詞。直到西周時代,語氣詞還用的很少。在整部《尚書》里,沒有一個‘也’字,只有一個‘乎’字,七個‘矣’字。一百十六個‘哉’字,但都是感嘆語氣,而不是疑問語氣。……春秋時代以后,語氣詞逐漸產生和發展了。”《頌》出現的時間比《國風》要早,因此出現的語氣詞相比來說要少一些,且種類上遠遠不及《國風》和《雅》。當然,《頌》中也有一些語氣詞的使用是比較有代表性的,如:《詩·周頌·潛》“倚與漆沮,潛有多魚。”中的“與”就是語氣詞,表示的是贊嘆的意思。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724462.tw/html/hanyuyan/20200116/8231478.html   

《詩經》中的語氣詞研究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byLw8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香港上市股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