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尿病干眼癥的中醫病因病機及臨床治療

摘 要: 本文從糖尿病干眼癥的中醫病因病機及臨床治療兩個方面,對中醫藥治療糖尿病干眼癥的研究情況進行總結,同時指出在以后的研究中,應注重臨床與實驗相結合,觀察指標客觀化,開展多中心、大樣本的研究,如此方能為日后糖尿病干眼癥的診療提供更客觀依據。 關鍵詞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本文從糖尿病干眼癥的中醫病因病機及臨床治療兩個方面,對中醫藥治療糖尿病干眼癥的研究情況進行總結,同時指出在以后的研究中,應注重臨床與實驗相結合,觀察指標客觀化,開展多中心、大樣本的研究,如此方能為日后糖尿病干眼癥的診療提供更客觀依據。

  關鍵詞: 糖尿病干眼癥; 病因病機; 治療進展;

  糖尿病干眼癥是糖尿病的慢性并發癥之一,其臨床表現多為眼部干澀、異物感、燒灼感、癢感、畏光、視力模糊等。當患有糖尿病時,干眼癥的臨床表現與單純的干眼癥患者相比更為嚴重,血糖也更難控制[1]。據統計,糖尿病干眼癥的發病率逐年升高,發病率達51%[2]。目前西醫治療主要是嚴格控制血糖,使用人工淚液等,但只是暫時緩解癥狀,作用不持久,影響臨床療效,目前尚缺乏理想的針對性防治方法[3]。近年來,中醫藥治療糖尿病干眼癥愈顯優勢,其樹立整體思想,注重辨證論治,標本兼治,具有不良反應小,價格低廉,適于長期服用的優點[4]。本文從糖尿病干眼癥的中醫病因病機及臨床治療兩個方面,對中醫藥治療糖尿病干眼癥的研究情況進行總結。

  1、 對病因病機的認識

  1.1、 從濕邪辨證

  陰邪侵人最易傷陽氣,而濕為陰邪,亦傷陽氣。脾主運化,性升清,喜燥惡濕,故外感濕邪,易傷脾臟,導致脾陽不振,氣機升降失調,水液輸布失常,氣血津液難以上榮雙眼,發為干眼;倘若濕郁人體,日久化熱,則濕熱交織,濕既傷陽氣,熱又耗傷陰津,熱邪上乘過度消耗肺陰,致宣發紊亂,治節失調,津液不能濡養頭面諸竅,也可發為干眼;消渴病中,肺胃之陰津耗傷不足可見煩渴引飲之癥,但因濕困脾臟,失于健運,故雖多飲,亦不能化為津液為機體所用,致水液下流,從小便排出,不能濡潤形體百骸,這也相對應于消渴病多飲多尿癥狀[5]。

  1.2、 從燥邪辨證

  從外燥言,燥邪襲人多從口鼻入,先犯肺衛,燥勝則干,易傷津液,雙目不得津液上榮,則致干眼的發生[6]。肺為嬌臟又喜濕惡燥,多從口鼻而入之燥邪,最易耗傷肺胃之陰津,易引起消渴病煩渴引飲之癥。從內燥言,消渴發病多為陰液虧損,燥熱偏盛,陰虛為本,燥熱為標;燥熱致病者可見于消渴病的病機中,如《醫學心悟·三消》曰:“三消之證,皆燥熱結聚也。”可見,三消中燥熱偏盛,耗傷陰津,致使眼目失于濡養,而發為干眼[7]。

糖尿病干眼癥的中醫病因病機及臨床治療

  1.3、 從津液辨證

  津液有滋潤濡養作用,在體內的輸布依賴于肺主行水,腎主水,肝氣疏泄,三焦通利的作用,此輸布依靠多個臟腑生理機能正常運轉的結果。而消渴病病久傷及肝腎二臟,肝腎陰液虧虛,致使津液輸布異常,不能上潤升散于目而引發本病。此外,《目經大成》對糖尿病干眼癥病癥特點進行了簡要描述:“此癥輪廓無傷,但視而昏花,開閉則干澀異常”,由此指出糖尿病病久耗傷陰津,又津血同出一源,故津虧則血少,血虛不能滋養肝臟,肝的疏泄與藏血功能失常則出現眼部干澀不適癥狀[8]。

  1.4、 從虛實辨證

  陰虛為本,燥熱為標為消渴病主要病機,兩者互為影響,陰虛則燥熱盛,燥熱盛澤陰虛。消渴病中肺燥則津傷,津液敷布失常,脾胃失于濡養,腎精不得滋助;若脾胃燥熱偏盛,上至肺津被灼,下至腎陰耗傷;腎陰不足致陰虛火旺,上灼肺胃,終至肺燥胃熱腎虛。而干眼的發生則為肺燥、脾胃燥熱偏盛,損傷津液,不能濡養雙目所致;腎陰虧損,肝失濡潤,肝腎精血不足,不能上承耳目,并發干眼。

  1.5 、從經絡辨證

  《太平圣惠方·眼論》謂:“明孔遍通五臟……目患即生……何輒有損。”全身經絡疏通,氣血津液才能循經上榮雙目,故《靈樞·邪氣臟腑病形》謂:“十二經脈……其精陽氣上走于目而為之睛。”經脈不通,則氣血不能循于頭目,也是干眼發病的一個重要原因。

  1.5.1 、從足陽明胃經辨證

  歷代醫家對消渴多從“三消”立論,即上中下三消,把上消稱為肺消,中消稱為胃消,下消稱為腎消[9]!鹅`樞·經脈》言:“胃足陽明之脈……,旁約太陽之脈(此據《甲乙經》改,指與足太陽經交會于眼睛)……。”“氣盛,則身以前皆熱,其有余于胃,則消谷善饑,溺色黃”,足陽明胃經經脈病候如是言。消渴病中消責之脾,因脾家實火或伏陽蒸胃所致,胃火熾盛,致脾陰不足,則口渴多飲,多食善饑[10]。足陽明經別又上達于眼眶下部,與眼發生直接聯系,胃火循經上灼于目,致目失濡養,這也是糖尿病性干眼癥的誘發因素之一。

  1.5.2、 從手太陽小腸經辨證

  手太陽小腸經經脈循行過胃,胃有實熱,津液被灼為消渴病中消病機,且手太陽小腸經經目內外眥,又抵胃,可致胃熱循經上傳于目,發為干眼。

  1.5.3、 從足太陽膀胱經辨證

  足太陽膀胱經在其經脈循行中,上行連目系,下行絡腎,腎寓元陰元陽,是先天之本,腎陰虛則內生虛火,致肝腎精血耗傷,不能循經上承于耳目,多可并發白內障、干眼等。

  1.5.4、 從手少陽三焦經辨證

  手少陽三焦經遍屬“三焦”,交于目銳眥,這里的“三焦”指手少陽經的循行從胸至腹,屬于上、中、下三焦,此處主要指部位三焦。劉完素在《黃帝素問宣明論方》中說:“消渴之疾,三焦受病也,有上消、中消、腎消”,此處明確“三焦受病”理論[11]。消渴病有上、中、下三消之分,根據輕重成分有肺燥、胃熱、腎虛之別,肺、胃、腎歸屬“三焦”(此指部位三焦),是故日久肝腎精血不足,不能循經上承于目,可并發干眼。

  1.5.5、 從足厥陰肝經辨證

  《靈樞·經脈》言:“肝足厥陰之脈,……連目系。”肝經與目系緊密相連,且肝開竅于目。目病可直接由肝的不足導致。從消渴病的主證言,肝脈上行入肺,挾胃,肝腎同源,肝火上灼肺津,中劫胃液,下耗腎水則三消俱現,從兼證言,消渴傷肝,目失所養,則可變目疾[12]。

  2、 中醫藥治療糖尿病干眼癥的臨床近況

  2.1、 中藥治療

  2.1.1、 辨證論治

  潘穎[5]用導師自擬的祛濕化濁方(平胃散加減)同時配合玻璃酸鈉滴眼液給予治療組15例糖尿病干眼癥患者,對照組15例給予玻璃酸鈉滴眼液。1個月為1個療程,共治療2個療程。結果表明治療組的治療結果優于對照組(P<0.05)。劉洪波[13]將32例糖尿病干眼癥中肝腎陰虛者給予滋水清肝飲(藥用生地、山藥、丹皮、山茱萸、白芍、當歸、天花粉、知母、澤瀉、茯苓、酸棗仁、柴胡、炙甘草)治療,氣陰兩虛者給予滋水清肝飲加黃芪、西洋參。治療1個月后總有效率為96.88%。蔡紅蓮[14]將98例肝腎陰虛型糖尿病干眼癥患者中的對照組49例給予0.1%玻璃酸鈉滴眼液治療,治療組49例在對照組用藥上另加疏肝潤目湯[方用白芍、密蒙花、當歸、黨參、五味子、茯苓各10 g,枸杞子、柴胡各15 g,薄荷(后下)6 g、炒白術5 g、甘草3 g],療程4周。治療組總有效率為93.88%,優于對照組的79.59%(P<0.05)。李秀娟[15]在治療42例氣陰兩虛型糖尿病干眼癥患者的研究中,把患者隨機分為辨病辨證組和芪明顆粒組,各21例。兩組均給予糖尿病基礎治療、芪明顆粒及玻璃酸鈉滴眼液治療,辨病辨證組再根據患者臨床癥狀及舌脈征象添加偏/兼證用藥。4周為1個療程,觀察2個療程。結果表明辨病辨證組療效優于芪明顆粒組(P<0.05)。

  2.1.2、 專方專治

  王明月等[16]將210例糖尿病干眼癥患者分為兩組,對照組105例給予玻璃酸鈉滴眼液,治療組105例給予芪明顆粒(藥用黃芪、枸杞子、地黃、決明子、蒲黃、水蛭、茺蔚子、葛根),不間斷治療2個月。治療組有效率為82.9%,優于對照組的74.3%(P<0.05)。唐慧梅[17]將60例糖尿病干眼癥患者分為兩組,治療組給予具有益氣養陰散瘀通絡作用的芪明顆粒內服,對照組運用杞菊地黃丸配合淚然滴眼液治療,治療時間為2個月,治療組有效率為100%,顯著優于對照組的93.3%(P<0.05)。冷仲禹[18]分別觀察了聯合組與對照組對糖尿病性干眼癥患者的臨床療效,聯合組25例采用口服杞菊地黃丸和局部滴用思然滴眼液;對照組25例單純采用思然滴眼液治療,觀察3個月,聯合組有效率為96%,高于對照組的64%(P<0.01)。

  2.2、 熏蒸療法

  董慧杰[19]觀察了70例糖尿病干眼癥患者,療程均為12 d,觀察組予以大全寶光散(黃連250 g、當歸60 g、蕤仁48 g、生白礬60 g、甘草60 g、杏仁72 g、龍膽草120 g、干姜60 g、赤芍100 g)熏蒸,對照組使用玻璃酸鈉滴眼液配合空白熏蒸療法。觀察組總有效率63.63%,優于對照組的50.00%(P<0.05)。肖采尹等[20]選取60例糖尿病干眼癥患者隨機分為中藥組和對照組,各30例,中藥組予滋陰潤燥法方(阿膠、蟬蛻、玄參、生地黃、麥冬、密蒙花、薄荷、金銀花、柴胡、白芍)外熏結合內服,對照組用聚乙烯醇滴眼液;中藥組總有效率為85.19%,較對照組的65.52%顯著提升(P<0.05);兩組客觀指標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或P<0.01)。

  2.3 、針刺治療

  薛研等[21]等用“進火補”針刺法(穴用攢竹、睛明、四白、瞳子髎、風池、絲竹空等)治療32例糖尿病干眼癥患者,1 d/1次,治療14 d比較療效,有效率87.5%,并認為該法治療2型糖尿病干眼癥具有溫經通絡、益氣養陰、行氣活血的治療作用,療效顯著。胡靖[22]在其使用針刺五輸穴配合玻璃酸鈉滴眼液治療肺陰不足型干眼癥患者的臨床觀察中發現,在同等療程下(1 d/1次,7 d 1個療程,中途休息1 d,共4個療程),兩者結合比單純采用玻璃酸鈉滴眼液治療效果更優。

  2.4 、中西醫結合療法

  毛菊代等[23]對比觀察中西醫結合療法和單純西醫療法治療糖尿病干眼癥的療效,兩組(各30例)均基礎治療原發病,初次給予“重組牛堿性成纖維細胞生長因子滴眼液”配合“玻璃酸鈉滴眼液”,中西醫結合組在西醫組基礎上加中藥免煎顆粒沖服配合中藥熏洗眼、眼局部中藥離子導入及耳穴壓豆等治療,30 d后對比總有效率發現:中西醫結合組(93.3%)優于西醫對照組(70.0%)(P<0.05)。王鋒[24]將60例2型糖尿病干眼癥患者納入觀察,其中30例給予中西醫結合治療,囑患者口服芪明顆粒、外用電腦多功能治療儀及愛麗滴眼液治療;另外30例僅使用愛麗滴眼液治療,治療3個月后對比總有效率,治療組為85.00%,對照組為51.67%,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

  3 、小結

  雖然大量研究表明,中醫藥治療糖尿病干眼癥具有良好的臨床療效,但目前對糖尿病干眼癥的研究仍存在以下問題:(1)發病的機制尚未明確;(2)治療上缺乏理論與臨床實驗相結合;(3)缺乏統一的辨證分型、診療標準,以及系統科學的療效評價方法;(5)臨床上缺少大樣本、多中心的隨機對照試驗[25]。故在今后的研究中我們應致力于在中醫整體觀念的指導下,運用辨證施治同時結合現代醫學理論,將大量的臨床病例觀察和臨床實驗結合起來,發揮完善中醫藥優勢地位;使臨床觀察指標更具客觀性及可信度;讓研究結果更有說服力,大樣本、多中心的隨機對照試驗更應被重視,以此使臨床涌現出更多治療糖尿病干眼癥的有效方法。

  參考文獻

  [1]JAIN S. Dry eyes in diabetes[J]. Diabetes Care,1998,21(8):1375-1376.
  [2]朱姝,賈卉. 2型糖尿病與干眼癥的相關性分析[J].眼科研究,2007,25(8):602-604.
  [3]陸文.中西醫結合治療糖尿病性干眼病的臨床分析[J].中國醫藥指南,2013,11(28):210-211.
  [4]聶巍巍,左文志.綜合治療糖尿病患者干眼的臨床療效分析[J].糖尿病新世界,2015(7):124.
  [5]潘穎.從濕辨證論治糖尿病干眼癥的臨床研究[D].濟南:山東中醫藥大學,2016.
  [6]唐由之,肖國士.中醫眼科全書[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1996:929-930.
  [7]張洪梅.糖尿病(消渴)中醫病因病機及治療研究[J].世界最新醫學信息文摘,2018,18(87):155,161.
  [8]陸詩林,張紅芳.芪明顆粒治療2型糖尿病患者干眼癥的臨床分析[J].中國實用醫藥,2017,12(19):24-26.
  [9]依秋霞,張澤.李敬林學術思想傳承———重視情志,從肝論治消渴[J].遼寧中醫雜志,2017,44(4):699-701.
  [10]鄒宏強,徐妍,任冬萌.整體調理肺脾腎治療消渴探析[J].實用中醫內科雜志,2011,25(6):81.
  [11] 周喜民.金元四大家醫學全書[M].天津:天津科學技術出版社,1996.
  [12]池美.淺談肝臟與消渴病的關系[J].內蒙古中醫藥,2006,25(6):73-74.
  [13]劉洪波.滋水清肝飲加味治療糖尿病性干眼癥32例療效觀察[J].國醫論壇,2015,30(5):30.
  [14]蔡紅蓮.疏肝潤目湯治療肝腎陰虛型糖尿病干眼癥49例[J].陜西中醫,2017,38(9):1222-1223.
  [15]李秀娟.基于芪明顆粒辨病辨證治療糖尿病性干眼癥的臨床研究[D].成都:成都中醫藥大學,2017.
  [16]王明月,趙智華,樊芳.芪明顆粒治療2型糖尿病患者干眼癥的臨床觀察[J].臨床醫藥文獻電子雜志,2018,5(24):103.
  [17]唐慧梅.益氣養陰散瘀法治療糖尿病干眼癥的臨床觀察[D].濟南:山東中醫藥大學,2012.
  [18]冷仲禹.杞菊地黃丸聯合聚乙二醇滴眼液治療2型糖尿病患者干眼癥的臨床觀察[J].糖尿病新世界,2018,21(8):65-66.
  [19]董慧杰.大全寶光散熏蒸治療肝胃郁熱夾瘀型糖尿病干眼癥的臨床研究[D].銀川:寧夏醫科大學,2018.
  [20]肖采尹,許家駿,張南,等.滋陰潤燥法治療陰虛內燥型2型糖尿病干眼癥的臨床觀察[J].中華中醫藥雜志,2018,33(3):1191-1193.
  [21]薛研,趙耀東,元永金,等.“進火補”針刺法治療氣陰兩虛型糖尿病性干眼癥32例[J].中醫研究,2017,30(11):50-52.
  [22]胡靖.針刺五輸穴配合玻璃酸鈉滴眼液治療肺陰不足型干眼癥的臨床研究[D].長春:長春中醫藥大學,2017.
  [23]毛菊代,帕爾扎提,買迪娜,等.中西醫結合治療糖尿病干眼癥的療效觀察[J].中國中醫基礎醫學雜志,2011,17(4):439,450.
  [24]王鋒.中西醫治療2型糖尿病患者干眼癥的臨床研究[J].泰山醫學院學報,2012,33(6):445-446.
  [25]王金華. 2型糖尿病干眼癥患者發病機制的研究進展[J].江西醫藥,2015,50(2):185-187.

    蔣梅霞,趙耀東,趙婷婷,陳梓瑜,劉娟娟.中醫藥治療糖尿病干眼癥的研究進展[J].現代臨床醫學,2020,46(02):143-145.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724462.tw/html/zhlw/20200424/8329432.html   

    糖尿病干眼癥的中醫病因病機及臨床治療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Lw54_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香港上市股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