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眼癥患者服用滋陰潤目顆粒的效果分析

摘 要: 目的 觀察滋陰潤目顆粒對干眼癥的臨床療效。方法 選取2016年6月~2018年6月在江蘇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眼科門診就診的干眼癥病例,共78例,隨機分為治療組與對照組,其中治療組采用滋陰潤目顆粒,而對照組給予玻璃酸鈉滴眼液,對治療組和對照組的臨床療效進行分析。結果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目的 觀察滋陰潤目顆粒對干眼癥的臨床療效。方法 選取2016年6月~2018年6月在江蘇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眼科門診就診的干眼癥病例,共78例,隨機分為治療組與對照組,其中治療組采用滋陰潤目顆粒,而對照組給予玻璃酸鈉滴眼液,對治療組和對照組的臨床療效進行分析。結果 治療后兩組中醫癥狀積分均有明顯降低,差異有統計學差異,其中治療組治療前后P<0.01,對照組P<0.05。治療組能提高干眼患者的淚液分泌量、延長淚膜破裂時間、降低角膜染色分值,與治療前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O.05)。對照組在提高淚液分泌量、延長淚膜破裂時間方面,與治療前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O.05),但角膜染色分值有顯著性差異(P<0.05)。結論 運用整體觀念、辨證論治投以滋陰潤目顆粒治療干眼癥占據一定的優勢,中藥治療注重整體調節,不但從整體上改善了患者的淚液分泌、抑制淚液的蒸發,多種中藥協同作用,還具有抗炎、調節免疫、調節激素分泌、神經系統的協調性等作用。

  關鍵詞: 滋陰潤目顆粒; 干眼癥; 中醫藥療法;

  干眼癥[1](Dry Eye Disease,DED),是一種多因素疾病,其特征是淚膜不穩定,引起各種癥狀和/或視力損害,可能伴有眼表損傷[2]。近年來,隨著電子產品的普及、角膜接觸鏡和屈光手術的廣泛應用、生活環境的污染等,干眼癥發病率有增無已,低齡化趨勢顯著,干眼癥的研究和防治工作對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起著寸轄制輪的作用。筆者臨床投以滋陰潤目顆粒治療干眼癥取得良好療效,本研究采用隨機、對照試驗,與單用 0.1%玻璃酸鈉滴眼液(愛麗滴眼液)常規治療干眼癥數例進行對照、探討,并報道如下。

干眼癥患者服用滋陰潤目顆粒的效果分析

  1 、資料與方法

  1.1 、臨床資料

  研究納入病例為2016年6月~2018年6月在江蘇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眼科門診就醫的干眼癥患者,共78例,其中男性38例,女性40例,年齡20~70歲,平均(42.5±10.62)歲,病程1~38月,平均(12.28±9.35)月。將患者隨機分為治療組(滋陰潤目顆粒)和對照組(玻璃酸鈉滴眼液(愛麗)),其中治療組37例,對照組41例。治療前兩組患者在年齡、病程、性別的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 0.05),具有可比性,見表1。

  表1 兩組患者基本情況比較(x ? ±s)(x?±s)
表1 兩組患者基本情況比較(x ? ±s)(x?±s)

  1.2、 診斷標準及病例選擇、排除標準

  干眼癥的診斷參照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頒布的《中醫病癥診斷療效標準》[3]:①眼干澀、磨痛、畏光,可伴有口鼻干燥;②目珠干燥失卻瑩潤光澤,白睛微紅,黑睛生翳,眵多黏稠;③淚液分泌實驗(Schirmer I試驗)小于10mm/5min為陽性,小于5mm/5min則為強陽性,淚膜破裂時間(BUT)小于10s為陽性,小于5S則為強陽性;角膜熒光染色著色點大于8個為陽性,大于12個則為強陽性。若其中有兩項結果異常,或有一項結果呈強陽性,即可診斷。

  1.3 、納入標準及排除標準

  (1)納入標準:①癥狀、體征均符合上述干眼癥臨床診斷標準;②對本研究治療方法有配合度者;③年齡介于20~70歲之間;④知情同意。(2)排除標準:①過敏體質或對本研究使用藥物過敏者;②處于妊娠期或哺乳期婦女;③有瞼緣炎癥、瞬目反射異常、眼瞼閉合異常等蒸發過強干眼癥;④同時伴有感染性角膜炎,或角膜營養不良者;⑤合并有心血管、腦血管、肝、腎和造血系統等嚴重原發性疾病及精神病患者;⑥年齡<20歲或>70歲者。

  1.4、 治療方法

  治療組給予滋陰潤目顆粒(組成:生地黃15g,熟地黃15g,玉竹10g,麥冬10g,玄參15g,枸杞子12g,決明子10g,石斛12g,野菊花6g,生甘草3g),水沖服,分2次口服。對照組局部點玻璃酸鈉滴眼液(參天藥業),3~6次/日,滴雙眼。兩組均治療2個月后進行療效評定。

  1.5、 觀察指標

  1.5.1、 療效指標

  主觀癥狀積分:采用問卷調查方式,將常見臨床癥狀分別計分,分項比較,累計對比治療前后臨床癥狀評分變化。包括眼部干澀感、眼部易疲勞、異物感、燒灼感、眼脹感、眼痛感、畏光、眼紅,共8項,根據癥狀反應強烈程度將癥狀等級分為無、輕(偶然)、中(經常)、重(持續),分別對應計分0~3分,分數越高則表示癥狀越嚴重。

  表2 主觀癥狀積分賦分標準
表2 主觀癥狀積分賦分標準

  1.5.2、 客觀指標

 、倩A淚液分泌試驗(schlrmer I test,SIt):結膜囊內滴入0.4%鹽酸奧布卡因滴眼液(參天制藥)1次,5 min后吸出結膜囊殘存液體,在室內中等亮度和濕度環境下,背光檢查,采取5mm×35mm的常規淚液檢測濾紙條,于首端5mm處反折后輕巧地置于患者下穹窿結膜內的中外1/3交界處,囑患者雙眼自然閉合5分鐘后取出濾紙條,反復測量濾紙的濕潤長度3次,取平均值記為濾紙濕長。以每周觀察并記錄1次為周期。若小于5mm即可診斷為淚液缺乏;6~10mm可疑分泌減少,大于10mm則標記為正常。②淚膜破裂時間((break-up time,BUT):熒光素鈉角膜染色后,患者眨眼,再注視前方,裂隙燈下,用鈷藍色濾光片觀察,自最后1次瞬目后睜眼至角膜出現第1個黑斑淚膜缺損為止,計算標記為破裂時間。③角膜熒光素染色計分:染色后在裂隙燈鈷藍光下觀察角膜上皮著染情況,將角膜分為顳上、顳下、鼻上、鼻下4個象限,每一個象限都是0~3分,并規定0分為“無染色”,1分為“少許點染”(輕),2分為“較多點染”(中),3分為“塊狀染色”(重),最后將各象限的分數相加,滿分為12分。

  1.6、 療效判定標準

  參照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頒布的行業標準(1994)《中醫病證診斷療效標準》,治愈:癥狀基本消失,角膜染色消退,Schirmer試驗多次測定大于10mm/5min或 BUT>10 s;好轉:癥狀減輕,角膜染色減少,Schirmer試驗多次測定淚液分泌量有所增加或 BUT 時間延長;未愈:癥狀無改善,角膜染色無變化或增多,Schirmer試驗多次測定淚液分泌量未增加,BUT 未延長。

  1.7 、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 16.0軟件進行統計處理。所有數據以均數±標準差(x ? ±s)(x?±s)

  表示,各組間變量的比較采用方差分析和t檢驗。P<0.05為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兩組主觀癥狀變化

  治療前兩組主觀癥狀無差異,說明兩組的主觀癥狀具有可比性。兩組治療后主觀癥狀較治療前均有明顯改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組治療后總體主觀癥狀積分均好于對照組(P<0.01)。見表2。

  表3 兩組治療前后主觀癥狀積分比較(x ? ±s)(x?±s)
表3 兩組治療前后主觀癥狀積分比較(x ? ±s)(x?±s)

  注:△治療前后比較P<0.05,※兩組之間比較P<0.05,*P<0.01。

  2.2、 兩組治療前后客觀指標比較

  治療組能提高干眼患者的淚液分泌量、延長淚膜破裂時間、降低角膜染色分值,與治療前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O.05)。對照組在提高淚液分泌量、延長淚膜破裂時間方面,與治療前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O.05),但角膜染色分值較前有統計學差異。

  表4 兩組治療前后SIt、BUT、角膜染色分值比較(x ? ±s)(x?±s)
表4 兩組治療前后SIt、BUT、角膜染色分值比較(x ? ±s)(x?±s)

  注:△治療前后比較P<0.05,※兩組之間比較P<0.05,*P<0.01。

  2.3、 兩組療效比較

  治療組有5例治愈,好轉27例,總有效率達86.49%,而對照組無治愈,僅有好轉23例,總有效率為56.10%,兩組之間比較有統計學差異,(P<0.05)。

  表5 兩組臨床療效比較[n(%)]
表5 兩組臨床療效比較[n(%)]

  注:△P<0.05。

  3、 討論

  國內外對干眼癥的治療方法,基本以緩解眼部不適癥狀:干澀、視疲勞、視力模糊等,作為治療目的。目前常規治療方案以各種類型人工淚液為主,此外還有抗炎和性激素替代療法等方案,但其相關藥物在不良反應、耐藥性和長期滴用安全性方面尚缺乏有效的大數據統計分析[4]。由于使用方便,臨床滿意度高,人工淚液的臨床應用最為普及,能維持眼表的潤濕程度,因淚液減少造成的淚液高滲狀態也可呈降低趨勢,有可能減少結膜杯狀上皮細胞分泌障礙,緩解眼表炎癥,可明顯減輕患者主觀癥狀。目前臨床常用的人工淚液主要成分較常用的如黏多糖類、纖維素類、聚乙烯醇類,除此以外還有聚丙烯酸類、某些細胞因子(如bFGF)和其他一些營養物質(如維生素A)等。臨床依據干眼癥患者主觀癥狀嚴重程度、干眼類型及經濟等特點進行多元化個體化選擇,如具有低粘度特性的聚乙烯醇能較長時間粘附并維持眼表功能,有替代黏蛋白作用,可延長淚膜破裂時間,減少角膜熒光素染色評分;也有一些處于研究階段的人工淚液,如Matsuo[5]報道中則表明不同人工淚液對中重度干眼癥療效研究發現,比透明質酸和羥乙基纖維素滴眼液,海藻糖滴眼液療效更好。雖然人工淚液作為干眼一線用藥百治百效,但目前人工淚液在臨床應用依然存在較多問題:第一,目前上市的人工淚液主要起改善眼表潤滑和增加角膜表面水液存留,起營養眼表作用,缺乏具有修復角膜上皮、促進黏蛋白分泌等多重作用的活性因子成分,對病因未予治療。第二,人工淚液藥劑瓶中所含的防腐劑對人眼角結上皮細胞均有毒性,并有破壞結膜杯狀細胞的可能,若長期滴用,可能加重干眼癥狀,甚至發生更嚴重的并發癥。最后,頻繁滴用眼藥水對人體正常淚膜的穩定有破壞作用,而目前臨床上不含防腐劑的人工淚液品類還沒有普及。

  除此以外,近年來,干眼癥療法中,簡單快捷的物理療法風發泉涌般發展,包括傳統物理療法如中藥熏蒸、熱敷、超聲霧化、瞼板腺按摩、濕房鏡等,以及近年來蓬勃發展并廣泛應用的角膜繃帶鏡及鞏膜接觸鏡、強脈沖光治療[6]、濕室升溫護目鏡、熱脈動治療等現代物理治療方法[7],臨床有一定效果,但物理療法的作用有局限性、起效慢、治療周期相對較長,需要患者在治療上有較好的依從性。中醫治療方面,中國傳統醫學書籍中早已詳盡論述了干眼癥與五臟六腑之間密不可分的關系,并提及了干眼癥的治療。Chang等[8]單用杞菊地黃丸治療干眼癥,對其療效進行了深入研究,發現杞菊地黃丸能有效增加淚膜的穩定性,降低角膜上皮的異常變化;李凱等[9]臨床對水樣液缺乏性干眼癥投以中藥顆粒劑“潤目靈”(鬼針草、枸杞子、菊花),發現潤目靈治療干眼頗有療效,其能促進淚液分泌、延長淚膜破裂時間,對角膜病變修復有促進作用。金蘭等[10]認為中醫 “五聯療法(穴位注射、針刺、熏蒸、湯劑口服、中藥離子導入)”治療干眼癥行之有效。大量研究證明,諸多臨床類似專方、驗方,在干眼癥的治療上,均能顯著改善患者癥狀,各項實驗指標也有一定程度的改善,這說明運用整體觀念、辨證論治投以中藥治療干眼癥不但具有臨床基礎,且有一定的優勢。中藥治療注重整體調節,從癥狀體征上講,可增加淚液分泌量、遏抑淚液蒸發,另外從宏觀角度上講,多種中藥協同作用,還具有抗炎、調節免疫、調節激素分泌、神經系統的協調性等作用,但其機制仍待進一步研究和不斷地數據佐證。

  滋陰潤目顆粒是本科室協定方,在前期臨床治療干眼癥取得了較好的療效。本研究以熟地、生地為君,滋陰補腎,生地又能清熱涼血,二藥相配,補清相合,標本同治;“諸子明目”,枸杞子、決明子補腎益精、養肝明目,麥冬、石斛具有生津益胃、清熱養陰之功效,與熟地配伍具有增水潤目之意,可緩解肝腎不足引起的干眼癥狀,四味共為臣藥,君臣共奏滋陰補腎、生津養血之功;佐以玄參滋陰涼血、滋陰降火;菊花歸肝經,散風清熱、平肝明目;甘草甘平辛涼,既能清熱解毒,又有調和眾藥之功[11]。本方以滋陰為主,以清熱為輔,補中有清,補中有散,臨床作用滋陰補腎而不膩,清熱散而風不過,為治療干眼癥的臨床優效組方。本臨床觀察證實:口服滋陰潤目顆粒治療干眼二個月后,患者復診時眼部主觀不適癥狀明顯減輕,并且眼淚分泌較以前增加。相比對照組而言,治療組不僅體現標本同治,并且在觀察指標方面顯示,其在改善患者主觀癥狀、增加淚液分泌量、延長淚膜破裂時間方面具有較明顯的優勢。

  參考文獻

  [1]Shimazaki J .Definition and Diagnostic Criteria of Dry Eye Disease:Historical Overview and Future Directions[J].Investigative Opthalmology & Visual Science,2018,Vol.59:DES7-DES12.
  [2]Tsubota K,Yokoi N,Shimazaki J,et al.New perspectives on dry eye definition and diagnosis:a consensus report by the Asia Dry Eye Society.Ocul Surf.2016,15:65–7.
  [3]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醫病證診斷療效標準[M].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1994:101.
  [4]朱思思,肖啟國.人工淚液在干眼癥中的應用及進展[J].中國現代醫藥雜志,2016,18(12):105-108.
  [5]Toshihiko Matsuo (A1).Trehalose versus hyaluronan or cellulose in eyedrops for the treatment of dry eye[J].Japanese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2004,Vol.48(4):321-327.
  [6]宋文靜,晏曉明.強脈沖光治療瞼板腺功能障礙及其相關干眼的研究進展[J].中華眼科雜志,2018,54(2):140-143.
  [7]麻凱,李青松,張振永,等.干眼癥的物理治療研究進展[J].國際眼科雜志,2018,18(4):660-663.
  [8]Yung-Hsien Chang,Hui-Ju Lin,Wei-Chu Li.Clinical evaluation of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prescription Chi-Ju-Di-Huang-Wan for dry eye[J].Phytotherapy Research,2005,19(4):349-354.
  [9]李凱,王育良,高衛萍,等.中藥潤目靈治療水樣液缺乏性干眼癥的臨床療效[J].國際眼科雜志,2009,9(11):2116-2117.
  [10]金蘭,邢敏艷,朱江.中醫“五聯療法”治療干眼癥180例臨床觀察[J].現代中醫藥,2015,35(4):48-50.
  [11]王保芹,朱潔,李澤庚.甘草在方劑中的作用及配伍規律[J].長春中醫藥大學學報,2017,33(1):52-54.

    孫利,胡天明,李長生.滋陰潤目顆粒治療干眼癥的臨床療效觀察[J].現代中醫藥,2020,40(02):90-93.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724462.tw/html/zhlw/20200424/8329435.html   

    干眼癥患者服用滋陰潤目顆粒的效果分析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Lw54_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香港上市股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