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腔鏡胃癌根治術運用復合保溫措施的價值

摘 要: 目的:探討復合保溫措施對腹腔鏡胃癌根治術患者術中體溫及術后復蘇期的影響。方法:選擇2016年1月~2019年1月宜賓市第一人民醫院手術室行腹腔鏡胃癌根治術患者80例,隨機分為觀察組和對照組各40例。對照組術中予以常規保溫措施,觀察組術中予以復合保溫措施。比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目的:探討復合保溫措施對腹腔鏡胃癌根治術患者術中體溫及術后復蘇期的影響。方法:選擇2016年1月~2019年1月宜賓市第一人民醫院手術室行腹腔鏡胃癌根治術患者80例,隨機分為觀察組和對照組各40例。對照組術中予以常規保溫措施,觀察組術中予以復合保溫措施。比較兩組不同時間點肛溫、麻醉蘇醒時間、拔管時間、復蘇時間、麻醉恢復室滯留時間、出室時間及低溫、寒顫、躁動發生率。結果:觀察組在麻醉后30min、60 min、90 min、120min及手術結束時肛溫高于對照組(P <0. 05);觀察組麻醉蘇醒時間、拔管時間、復蘇時間、麻醉恢復室滯留時間、出室時間短于對照組(P <0. 05);觀察組低溫、寒顫、躁動發生率低于對照組(P <0. 05)。結論:對行腹腔鏡胃癌根治術患者施行復合保溫措施,可有效維持患者術中體溫,縮短麻醉恢復時間,降低溫、寒顫及躁動等不良反應,值得臨床推廣。

  關鍵詞: 腹腔鏡胃癌根治術; 復合保溫; 低體溫; 麻醉復蘇;

  胃癌是最為常見的消化道惡性腫瘤之一,我國胃癌發病和死亡例數占全球胃癌總數的50%左右,其發病率及死亡率僅次于肺癌,嚴重威脅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并帶來沉重的疾病負擔[1]。隨著微創、損傷控制的觀念在外科迅速發展,腹腔鏡技術在外科手術中被廣泛應用,其對比開腹手術所具有放大清晰的視野,更易操作及損傷更小的優點。目前,腹腔鏡胃癌根治術已成為治療早期胃癌、進展期胃癌的主要手術方式[2]。但胃癌手術時間較長,手術室的低溫環境,麻醉藥物的使用及手術過程中需要輸血等多種因素影響會導致患者出現低體溫的情況[3]。術中低體溫是指患者機體中心溫度<36℃,據統計,低體溫發生率高達50%~70%,研究表明,術中低體溫會引起患者凝血功能障礙,影響機體免疫功能,增加手術部位感染的發生率,導致血壓下降、心律失常等心血管不良事件及呼吸抑制的發生[4]。因此,如何在術中維持正常體溫對保障患者術中安全及改善預后有重要的臨床意義。本研究將復合保溫措施應用于行腹腔鏡胃癌根治術患者中,以觀察其對患者術中體溫及術后復蘇期的影響。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選擇2016年1月~2019年1月宜賓市第一人民醫院手術室行腹腔鏡胃癌根治術患者80例,隨機分為觀察組和對照組各40例。觀察組男27例,女13例,年齡45~63(53.6±8.2)歲,體重42~76(58.9±16.3)kg,手術時間(233.8±50.7)min;術中沖洗液量(1638.2±520.3)mL,術中輸液量(1135.4±220.8)mL,ASA分級:Ⅰ級25例、Ⅱ級15例。對照組男28例,女12例,年齡43~65(55.2±9.1)歲,體重45~75(59.3±15.8)kg,手術時間(242.5±52.8)min,術中沖洗液量(1672.1±518.4)mL,術中輸液量(1148.6±234.5)mL;ASA分級:Ⅰ級26例、Ⅱ級14例。兩組性別、年齡、病程等一般資料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

腹腔鏡胃癌根治術運用復合保溫措施的價值

  1.2、 納入標準

  所有患者經病理檢查確診為胃癌;所有患者均采用靜脈吸入復合麻醉,使用麻醉藥物相同;美國麻醉醫師協會(ASA)分級為Ⅰ~Ⅱ級;術前體溫在正常范圍;無體溫調節異常疾病;術中發生大出血、休克、呼吸心跳驟停等嚴重并發癥;患者及家屬均知情同意并簽署知情同意書。

  1.3 、排除標準

  患有嚴重的心、肺、肝、腎基礎疾病或器官功能障礙;術中因發現特殊情況需改變手術方式;術中因患者體溫波動導致須停止或增加保溫措施。

  1.4、 方法

  1.4.1 、對照組

  術前30min調節并維持手術間室溫在23℃左右,常溫皮膚消毒液進行消毒,術中將棉被覆蓋于患者身上。

  1.4.2、 觀察組

  在對照組常規措施基礎上采用復合保溫措施。(1)術前1h使用電熱毯對手術臺進行預熱,手術過程中監測患者體溫,若肛溫>37.5℃,可暫時關閉電熱毯;(2)將手術所需使用的皮膚消毒液、沖洗液放入恒溫電熱箱進行預熱至37℃;術中所需液體及血液應用液體加溫器加溫至37℃后輸注;(3)加強術區以外的部位的保暖:使用充氣式保溫毯加溫至37℃~38℃覆蓋于患者身上,可使用暖風機進行加熱,棉褲套套在患者雙下肢,肩部墊護肩墊,手術巾覆蓋患者裸露部位等;(4)將濕熱交換器連接在氣管導管上,對氧氣進行加溫、加濕以保持呼吸道內溫度。

  1.5、 觀察指標

  先將肛溫探頭將肛溫探頭放入肛門內7cm,再與心電監護儀連接,持續監測患者肛溫。比較兩組不同時間點肛溫(入手術室時、麻醉后30、60、90、120min及手術結束時肛溫);記錄麻醉蘇醒時間、拔管時間、復蘇時間、麻醉恢復室滯留時間、出室時間;統計低溫、寒顫、躁動發生率。

  1.6、 統計方法

  計量資料以均值加減標準差表示,兩組間均值比較采用兩獨立樣本t/t'檢驗;兩組百分率比較采用Fisherχ2檢驗;由SPSS19.0統計軟件進行數據統計。α=0.05。

  2 、結果

  2.1 不同時間點肛溫比較

  兩組入手術室時肛溫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觀察組在麻醉后30min、60、90、120min及手術結束時肛溫高于對照組(P<0.05)。見表1。

  表1 兩組術中不同時間點體溫比較
表1 兩組術中不同時間點體溫比較

  注:與對照組比較,(1)P<0.05

  2.2、 麻醉相關時間比較

  觀察組麻醉蘇醒時間、拔管時間、復蘇時間、麻醉恢復室滯留時間、出室時間短于對照組(P<0.05)。見表2。

  表2 兩組麻醉相關時間比較
表2 兩組麻醉相關時間比較

  注:與對照組比較,(1)P<0.05

  2.3 、低溫、寒顫、躁動發生率比較

  觀察組低溫、寒顫、躁動發生率低于對照組(P<0.05)。見表3。

  表3 兩組低溫、寒顫、躁動發生率比較(f,P)
表3 兩組低溫、寒顫、躁動發生率比較(f,P)

  注:與對照組比較,(1)P<0.05

  3、 討論

  2001年,丹麥醫生Kehlet等提出加速康復外科(enhanced recovery after surgery,ERAS)的理念,它提倡在圍術期采取一系列基于循證醫學證據的優化措施,通過麻醉、營養、護理多學科協作,以減少患者手術創傷及應激反應,促進器官功能恢復,減少并發癥發生,達到加速康復的目的[5]。ERAS理念及路徑在我國得到了廣泛的應用,在腹腔鏡胃癌根治術患者中的有效性及安全性也得到證實。術中保溫就是ERAS路徑中重要的組成部分[6];颊咴诮邮芨骨荤R胃癌根治術過程中出現低體溫主要與手術室溫度較低;術中大量低于體溫的液體、血液被輸入,沖洗液沖洗腹腔;術中形成人工氣腹的CO2等氣體造成體溫下降;機械通氣造成呼吸道熱量散失,全身麻醉等因素有關。研究表明,低體溫可增加心肌耗氧量,加重心臟負荷,造成心律失常、心肌缺血甚至心跳驟停等并發癥[7]。低體溫也可影響凝血酶活性及血小板功能,導致凝血功能障礙并增加術后手術部位感染的發生率[8]。因此,怎樣維持患者的正常體溫,尤其是腹腔鏡手術時間較長的情況下進行有效保溫,是臨床關注的難題。

  充氣式保溫毯溫度高于體表溫度,覆蓋在患者身體表面,通過傳導作用保持患者體溫,并通過有效的血液循環將熱量帶至全身;暖風機是加熱空氣,提高環境溫度而產生保溫作用;使用棉褲套、護肩墊及手術巾覆蓋患者裸露部位,可減少散熱;而將手術中使用的血液及液體進行加熱至人體正常體溫,可將熱量傳導至各器官、組織,可防止體溫下降。研究認為,低體溫使肝臟代謝功能降低,且腎臟血流減少致腎小球濾過率降低,導致麻醉藥物代謝及排泄緩慢,最終使患者術后麻醉恢復時間延長,麻醉所致的不良反應發生率增高[2]。范滿祥等[9]研究報道,使用充氣保溫毯進行術中保溫可降低腸癌手術患者術后切口感染發生率。羅曉琴等[10]研究報道,圍手術期保溫可明顯改善胃癌手術患者凝血功能和應激反應,提高患者術后滿意度。陳榮珠等[11]研究認為,在術中對肝癌患者持續保溫,可減少術中出血量,改善預后。本研究采用復合保溫措施,包括:電熱毯使用,輸血、輸液及沖洗液加熱,局部保暖,呼吸道保溫等多項措施并舉,結果顯示,觀察組在麻醉后30min、60 min、90 min、120min及手術結束時肛溫高于對照組(P<0.05);觀察組麻醉蘇醒時間、拔管時間、復蘇時間、麻醉恢復室滯留時間、出室時間短于對照組(P<0.05);觀察組低溫、寒顫、躁動發生率低于對照組(P<0.05)。結果提示,對行腹腔鏡胃癌根治術患者施行復合保溫措施,可有效維持患者術中體溫,縮短麻醉恢復時間,降低溫、寒顫及躁動等不良反應,值得臨床推廣。

  參考文獻

  [1] 馮騰塵.圍術期低體溫防治研究進展[J].中華實用診斷與治療雜志,2016,30(3):218-221.
  [2] 吳春梅,戴靖華,張旭,等.復合保溫措施預防胃癌根治術病人術中低體溫的效果觀察[J].護理研究,2017,31(23):2868-2872.
  [3] 李勝云,趙麗麗,李正偉.術前預保溫對胃癌根治術患者術中體溫變化的影響[J].護理學雜志,2013,28(6):44-46.
  [4] 賈風菊,李麗,邵麗.不同保溫方法對胃癌手術病人凝血功能的影響[J].護理研究,2016,30(8):3037-3039.
  [5] 呂桂玉.快速康復外科護理在胃癌病人圍術期的應用進展[J].全科護理,2018,16(15):1817-1819.
  [6] 王紹鳴,范志強,張才明,等.低體溫對嚴重創傷患者凝血功能及預后的影響研究[J].東南大學學報(醫學版),2014,(5):616-618.
  [7] 胡梅,黃書彬,余慧茜,等.術中保溫對腹腔鏡胃癌根治術患者低體溫及手術部位感染的臨床效果[J].溫州醫科大學學報,2018,48(1):67-69.
  [8] 曹巖巖,唐之音,趙柏松.Mistral-Air充氣加溫儀的應用對術后低體溫病人麻醉恢復的影響[J].護理研究,2014,28(5):568-569.
  [9] 范滿祥,葉瑋,徐小英,等.綜合保溫措施對腸癌手術患者術后切口感染發生的影響[J].中華醫院感染學雜志,2013,23(5):1054-1055,1063.
  [10] 羅曉琴,張檀,劉慶,等.圍手術期保溫對胃癌手術患者凝血功能和應激指標的影響研究[J].癌癥進展,2016,14(7):681-683,686.
  [11] 陳榮珠,王桂紅,莢衛東,等.綜合保溫措施在肝癌手術患者快速康復外科中的應用[J].實用肝臟病雜志,2014,17(4):384-387.

    論文來源參考:陶安虹.復合保溫措施在腹腔鏡胃癌根治術中的應用研究[J].按摩與康復醫學,2020,11(10):36-38.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724462.tw/html/zhlw/20200424/8329453.html   

    腹腔鏡胃癌根治術運用復合保溫措施的價值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Lw54_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香港上市股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