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對毛澤東早期建軍治軍及文章著作的影響

曾國藩論文3000字第七篇:曾國藩對毛澤東早期建軍治軍及文章著作的影響 摘要: 曾國藩與毛澤東都是湖南農家子弟, 真正源于湖湘, 并有各自的特點?缭綒v史文明的長河, 毛澤東與曾國藩兩位的思想蘊含豐富的德育資源。曾國藩立志修身的道德修養、敢為人先的軍事實踐和字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曾國藩論文3000字第七篇:曾國藩對毛澤東早期建軍治軍及文章著作的影響   摘要:曾國藩與毛澤東都是湖南農家子弟, 真正源于湖湘, 并有各自的特點?缭綒v史文明的長河, 毛澤東與曾國藩兩位的思想蘊含豐富的"德育資源"。曾國藩立志修身的道德修養、敢為人先的軍事實踐和字字珠璣的文章著作, 對毛澤東早期思想的形成產生了深遠影響, 對今人去解讀他們的成長軌跡, 學習和借鑒他們的成才經驗, 共同致力于新時期的社會發展和道德建設, 有重大的意義。   關鍵詞:曾國藩; 毛澤東; 湖湘文化; 秋收起義;   The Influence of Zeng Guofan on Mao Zedong's Early Thoughts   HUANG Li   School of Marxism, Central South University Party School of Hunan Provincial Party Committee   Abstract:Zeng Guofan and Mao Zedong were both children of Hunan farmers. Born and brought up in Hunan, they have their own characteristics. Along the long river of historical civilization, the thoughts of Mao Zedong and Zeng Guofan are rich in "virtual education resources". Zeng Guofan' s self-cultivation of moral cultivation, courage to be the first military practice, and sparkling ideas in his writings had a profound impact on the formation of Mao Zedong's early thoughts.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for modern people to interpret the growth trajectory, learn from the successful experience, and jointly commit themselves to social development and moral construction in the new era.   曾國藩是中國傳統士大夫, 而毛澤東是中國士大夫基礎上逐漸成長的現代人, 曾國藩對毛澤東不同歷史時期都有影響, 特別是早期影響巨大, 具體體現在秋收起義前后。根據重大歷史事件進行劃分, 早期主要指1924年以前。1924年1月, 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召開, 毛澤東在離開廣州后, 在上海整整待了十個月, 他的所見所聞, 讓他思想更加開闊。通過對兩人進行對比研究發現, 曾國藩對毛澤東“道德修養”、“建軍治軍”、“文章著作”等方面的影響巨大, 對于現代人的成長成才是可資借鑒的德育資源。   一、曾國藩對毛澤東早期道德修養的影響   湖湘文化具有“道南正脈”的理學意識, 又有丘陵地區人們的“氣質剛勁”。曾國藩和毛澤東都生于斯, 長于斯, 原地理區位劃分都是長沙府湘鄉縣人, 都是農家子弟出身, 對民間疾苦都有深切的體會, 深受湖湘文化影響。人的德性思想, 即人的觀念或認識, 本質上講, 也是道德文化。德性影響德行, 道德思想的來源一般是道德文化。人對人的影響, 特別通過道德文化、道德人格和道德修為產生作用。   (一) 道德文化   曾國藩對毛澤東在道德文化方面有深入影響。曾國藩繼承了周敦頤、朱熹、王船山、陶澍、魏源等湖湘學統, 長期浸潤湖湘文化理學和經世致用的文化。“王船山對青年毛澤東的影響, 通過了兩條線索。第一條線索是:王船山———譚嗣同———楊昌濟———毛澤東。第二條線索是:王船山———曾國藩———楊昌濟———毛澤東。”[1]21曾國藩是湖湘文化歷史傳遞的重要中繼, 是湖湘文化的定型者。他身上所表現的道德特質, 他長期注重修身的品格, 激勵了一代又一代的湖湘知識分子立志圣賢, 像毛澤東一樣的后繼湘人以其為榜樣, 立德修身。他們融書生的文化底蘊, 與山區軍人的強悍血性, 表現出堅忍、明強、勤儉、敬恕等文化性格, 體現出內在賢達和外在豪邁的氣質[2]。在曾國藩等湖湘前輩的文化浸潤下, 毛澤東非常注重自我的道德素養在團隊中影響力, 為他領導秋收起義奠定了人格基礎。如毛澤東在長沙求學期間的聽課筆記和讀書札記《講堂錄》中, 有這樣的記載, 曾滌生《圣哲畫像記》三十二人:文周孔孟, 班馬左莊, 葛陸范馬, 周程朱張, 韓柳歐曾, 李杜蘇黃, 許鄭杜馬, 顧秦姚王[3]。同時, 湖湘文化諸如“求仁、主敬、節用、務實”等傳統如細雨漸漸融入毛澤東的心田, 他身為秋收起義的領袖, 卻過著和普通老百姓生活水平大體相當的日子;他自奉儉薄、匡世濟人, 對補丁衣服愛不釋手, 對困難群眾卻出手大方、關愛有加。“打鐵先需自身硬。”從“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條文可以看出, 毛澤東不但是一系列嚴格紀律的制定者, 更是行動的楷模。他先人后己, 舍身忘我, 最具有獻身精神。他在無意識中就形成了“謙虛謹慎、戒驕戒躁”等性格特征, 他的一言一行總是散發出巨大的人格魅力, 感召著隊伍中的每一個人, 鼓舞著當地群眾, 有著巨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這為他后期在黨內努力培育優良作風, 增強其在黨內的領導地位和領袖魅力打下了堅實基礎。   (二) 道德人格   曾國藩一生追求內圣外王的理想人格, 認為人生應“始于修身, 終于濟世”。他曾給自己立下座右銘:“不為圣賢, 便為禽獸”, 并視修身除惡欲為圣賢之本。他終身追求于圣人理想, 嚴于修身, 將修身落實在日常生活中。他在日記中將修養的要求、目標、做法具體化, 羅列成條, 以便以身踐行。他主張“切己體察”、“反求諸己”的道德修養工夫。他說“余近年默省之勤、儉、剛、明、忠、恕、謙、渾八德, 曾為澤兒言之, 宜轉告與鴻兒”[4], 經常以八德自勉, 有一事與之不符, 他就要痛罵自己。他時時檢查自己的不足之處, 時時自省改過。他終生堅持寫日記, 就是為了時時檢查自己的不足之處, 時時自省改過。此外, 他怕有自己檢查不到之處, 經常讓朋友、幕僚和親人們看自己的日記, 讓大家給他提意見, 進行“師友夾持”。他在臨終前給兒子的遺囑中, 告誡他們要“慎獨、主敬、求仁、習勞”, 尊重天道, 方能心安。在日常生活中, 毛澤東喜歡慎獨內省。1915年8月, 在給蕭子升的信中, 他寫道:“弟夙夜危懼, 愧對君子, 近寫日記一段, 命曰自訟。”在信中, 他深刻剖析自身存在的“曾不知恥”、“姝姝自悅”的“浮囂之氣”。1921年1月28日毛澤東致信彭璜, 寫道:“吾人有心救世, 而于己修治未到。根本未立, 枝葉安茂?工具未善工作奚當?”[5]青年毛澤東不僅將修身視為根本之事, 而且吸收了傳統的內省之道。他說:“吾人立言, 當以身心之修養、學之研求為主。”可以說, 青年毛澤東對“內圣”功夫的追求已達到了相當自覺的程度。曾國藩等湖湘之士重“慎獨、主敬、求仁、習勞”的傳統在他身上的延續是后來形成批評與自我批評作風的重要原因。   (三) 道德修為   曾國藩終其一生, 練就了很高的道德修為, 被后人冠以“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的稱號和“道德文章冠冕一代”的稱譽。青年毛澤東深受曾國藩等湖湘前輩的影響, 非常重視修身。自私塾開始, 他在父親等湘軍后裔的影響下, 就了解曾國藩等湘軍將領群體, 并熟讀了曾國藩的家書和日記。“當時崇仰和學習曾國藩, 在湖南青年學子中普成風氣。”[1]180在一師學習期間, 毛澤東就十分崇敬曾國藩, 喜愛曾國藩的作品。恩師楊昌濟對曾國藩推崇備至, 他初見毛澤東, “因以農家多出異材, 引曾滌生、梁任公之例以勉之”[6]。特別是在楊昌濟開設的倫理學課程中, 以曾國藩為中國傳統文化立德修身的案例, 讓毛澤東對曾國藩的道德修身由感性認知, 逐步上升為理性認識, 愈加崇尚曾國藩的道德修為, 并以其為榜樣。毛澤東有關閱讀和談論《家書》的記載很多, 可謂常讀不輟。   二、曾國藩對毛澤東早期建軍治軍的影響   以曾國藩為代表的湘軍統帥們, 在戰爭的實踐中所形成的建軍治軍思想, 對晚清及以后的軍事活動都產生了極大的影響。毛澤東是在習武論兵成風的家族中長大, 他的家族先輩卓厲敢為、闖蕩天下的品格, 以及以他父親為代表的長輩參加湘軍隊伍以謀生的經歷, 讓毛澤東對曾國藩和湘軍的建軍、治軍方略非常熟悉。“無湘不成軍”是毛澤東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毛澤東像曾國藩一樣的經世致用, 投筆從戎;審時度勢, 文人帶兵;以民為本, 注重思政。曾國藩建軍治軍的思想, 以儒家學說為旨歸, 對毛澤東早期建軍治軍的影響主要如下:   (一) 經世致用   曾國藩和毛澤東都是經世致用的典范, 他們的建軍治軍都是依時而變。曾國藩以經世致用為旨歸, 非常注重自己的領導權。他38歲以禮部侍郎身份墨絀出山, 官兵招聘盡量親歷親為, 做了大量的識人用人的筆記。他注重“血緣”“業緣”, 以層層節制的原則編組軍隊, 核心團隊成員都是老鄉、親友或同學。同時, 曾國藩以超強的人格魅力, 導致將士都絕對服從于曾國藩。曾國藩認為:“獨信忠信為治軍之本。”他在選擇兵士和將領時, 有一個特色的標準是“拙誠”。他秉持“技藝嫻熟, 樸實而有農夫土氣者為上”對于尖嘴猴腮, 油頭滑面的市井之人, 不予接納。他要求“帶勇之人概求吾黨血性男子, 有忠義之氣”, “有其質而更傅以他長, 斯為可貴, 無其質則長處亦不足恃”。拙樸的農民, 雖然出自窮鄉僻野, 但“能剖心肝以奉至尊, 忠至而智亦生焉”, 這些樸實土氣, 以勤王忠君和捍衛封建禮教作為建軍的根本宗旨, 能有效建立具有“忠義之氣”的軍隊。毛澤東多次挽狂瀾于既倒, 同曾國藩一樣, 注重經世致用的理念。例如關于打什么旗幟的問題上, 毛澤東是最先提出放棄國民黨旗幟, 舉起共產黨自己的旗幟, 即工農革命軍旗幟。他在湖南省委討論秋收暴動時, 明確指出“湖南對此次暴動, 是主張用共產黨的名義來號召”[7]。所以, 他領導湘贛邊界秋收起義軍, 第一次打出了“工農革命軍”的旗號, 徹底拋棄了國民黨的名義[8]。黨的八七會議, 確立了武裝暴動的總方針, 并把發動秋收起義作為當時黨的最主要任務。他認為, 秋收暴動非軍事不可, 他根據曾國藩對李鴻章的告誡:“亂世之中, 手里的軍隊切不可放松, 于家于國都是如此”, 提出“槍桿子里面出政權”的實用論斷, 強調軍事斗爭的重要性。   (二) 文人帶兵   曾國藩和毛澤東早年都經歷的私塾教育, 都在岳麓書院里留下了他們的身影。曾國藩考取秀才后, 1843年進入岳麓書院就讀, 師從書院山長歐陽厚均。毛澤東于1918年6月一師畢業后, 多次寓居岳麓書院的半學齋。兩人帶兵打戰, 都是投筆從戎。他們倆不僅僅是將領, 而且還是“儒將”。他們倆書生帶兵打仗, 但沒有書生意氣, 不迂腐。千軍易得, 一將難求, 他們更多的是書生的修養品格、知識學問與戰爭實際相結合, 對局勢更加精準判斷, 對人心的更加精準洞察, 對團隊更加精準的團結, 對謀略更加精準的施策。顯然, “儒將”更有品位, 更有水平, 更懂人心, 進而團隊更加團結, 所向披靡。而在戰爭中, 毛澤東一直很欽佩曾國藩, 他于1917年8月23日致黎錦熙的信中寫道:愚于近人, 獨服曾文正, 觀其收拾洪楊一役, 完滿無缺。使以今人易其位, 其能有如彼之完滿乎?[9]秋收起義, 是毛澤東根據革命的現狀所進行的判斷, 成為他“文人帶兵打戰”的開始。毛澤東在秋收起義期間, 他關于人民軍隊建設思想的深受以曾國藩為代表的湘軍統帥們的影響, 他對湖湘文化“憂國憂民”的精神和“以民為本”的思想、以及“依靠民眾“的傳統有全面的繼承和總結, 是注重思想引領的同時, 注重繼承創新。從八七會議到秋收起義, 再到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建立, 三個階段, 三個標志性事件是毛澤東建軍治軍思想從理論到實踐飛躍的過程。盡管今天看來, 當時秋收起義對中國革命道路的探索還是初步的, 但它對于毛澤東而言, 畢竟在其軍事實踐上走出了第一步, 在理論上提供了最初的經驗。同時, 從這次起義開始, 一條全新的中國革命道路便開辟出來了。   (三) 注重思政   曾國藩和毛澤東都有堅定的信仰, 都知道信仰的重要性, 也都注重團隊的思想政治教育。曾國藩撰寫《討粵匪檄》, 打出“衛道”的口號, 把國家保衛戰升級為文化保衛戰, 不遺余力地將政治宣傳教育貫徹在平日里的訓練和作戰之中。他強調以“仁禮”、“忠信”作為治軍的基本思想, 以“勤恕廉明”作為將領的行為準則, 在軍隊中開展了政治思想教育的先河, 將湘軍練成一支具有一定政治目標的軍事集團。1926年, 毛澤東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講課時曾經指出:洪秀全起兵時, 反對孔教提倡天主教, 這是不迎合中國人的心理, 曾國藩即利用這種手段, 撲滅了他。洪秀全的手段錯了[10]?梢, 毛澤東總結曾國藩之所以能夠“撲滅”太平天國起義, 在于“迎合中國人的心理”。1927年的八七會議后, 毛澤東審時度勢, 赴湖南組織秋收暴動, 在湘贛邊界秋收暴動中, 工農革命軍高舉紅旗向國民黨反動派進攻, 建立了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他們都不重權術, 推崇德性, 他們靠的是自身道德修養來團結人, 靠的是實干取得成績。在根據地建設中, 毛澤東根據曾國藩在湘軍團隊推廣的《愛民歌》, 創造性地改變成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 在具體內容和某些語言形式上進行借鑒, 對前人的愛民思想進行繼承和發揚。毛澤東的題詞“好好學習, 天天向上”, 取意于曾國藩的“日日向上”。他《講堂錄》在中還特別記述了“曾文正八本”, 其中就包括“行軍以不擾民為本”等語。毛澤東繼承曾國藩注重的思想政治教育傳統, 強調馬克思主義理論為人民軍隊的指針, 把人民軍隊置于中國共產黨的絕對領導之下, 人民軍隊是完成黨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同時, 在人民軍隊建設的過程中, 還逐漸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政治工作制度和方法。   毛澤東雖然與曾國藩的建軍治軍方略卻有著根本的性質區別, 但是毛澤東軍事藝術的成熟得益于曾國藩的軍事活動經驗。曾國藩組建湘軍時, 在家丁憂, 徒有侍郎頭銜, 長時間無職無權, 兵馬糧草全靠自己募集;同樣, 毛澤東組建紅軍, 創建革命根據地時, 不過是當時許多中央委員之一。他們兩人都是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受制于人。曾國藩在江西吃盡了苦頭, 毛澤東在江西也是多番浮沉。當時朝廷任命的團練大臣有92人, 而最終只有曾國藩成功了;毛澤東當時與若干喝過洋墨水, 飽讀馬列經典著作的共產國際代表一起, 而最終只有他能領導中國人民走向解放。他們成功的根本原因在于堅定的信仰, 不同的是曾國藩信仰的是儒家的思想, 到了愚忠的程度;而毛澤東信仰的是共產主義, 并依時而變, 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所以, 毛澤東的建軍、治軍思想的內容在階級性質和人民利益的關系上與曾國藩有著質的區別的, 反映在湖湘文化中的許多建軍治軍思想的合理內核被毛澤東批判地加以吸收。雖然在形成的過程中, 曾經受到黨內的“左”傾教條主義者的譏諷, 說“毛澤東拿半個世紀以前的曾國藩作為兵法之寶”[11]。他們蠻橫地斷言:“這些不合時代的東西———《孫子兵法》、《曾胡左治兵格言》, 只有讓我們的敵人———蔣介石專有。”[12]但事實勝于雄辯, “左”傾教條主義者的軍事思想, 并不符合于中國社會實際。   三、曾國藩對毛澤東早期文章著作的影響   中國是個文章的國度, 曾國藩和毛澤東兩人都對傳統文化和詩詞歌賦表現出極大的興趣, 他們的文章著作也都取得了較高成就。早期的毛澤東就讀到曾國藩的文字, 并做了大量筆記。他對此評價說:在中國歷史上, 能夠“辦事兼傳教”的人, 歷史上只有宋代的范仲淹和清代的曾國藩。雖然, 曾國藩的后世評價眾說紛紜, 但曾國藩在毛澤東的心中具有獨特的文章成就。秋收起義前后, 年輕的毛澤東受曾國藩的影響, 注重文章的雄霸之風、博引之長、樸實之風, 在文章著作上超越了曾國藩, 成為了政治美文的大家[13]。   (一) 雄霸之氣   年輕的曾國藩曾說:“少年不可怕丑, 須有狂者進取之趣, 此時不試為之, 則后此將不肯為矣。”青年時期的毛澤東就認為:“天下亦大矣。社會組織極復雜, 而又有數千年之歷史, 民智污塞, 開通為難。欲動天下者, 當動天下之心, 而不徒在顯見之跡。動其心者, 當具有大本大源。”[14]毛澤東更重視曾國藩的“大本大源”。曾國藩最初的理想是以文章聞名于朝野, 以極大的影響力, 一掃文壇的頹風, 做個雄霸的文學青年。他認為:“有所謂躬行實踐者, 始知范、韓可學而至也, 司馬遷、韓愈亦可學而至也, 程、朱亦可學而至也。”他長時間寫奏折日記書信, 同時還每日擠時間讀書, 長期紀律嚴格的要求來驗證自己的文字水平是否有提高, 目標是否靠近。曾國藩堪稱文字的大師, 至今仍留世有1500余萬字。他對文字的見識與他的寫作能力體現在他的團隊所寫的奏折上;他自己寫的文字能力體現在日記上, 他的評論和創作能力體現在往來書信上。曾國藩雖然已身死百年, 但《曾國藩家書》《曾國藩日記》今日細細讀來, 其作為軍事最高統帥所隱藏的雄霸之氣仍能躍然紙上。毛澤東從小在私塾就樹立了“內圣外王”的儒家理想, 早期文稿更是在體現出氣勢磅礴, 王者之范, 將政見、思想發之于文章, 又借文章來平天下。蔡和森曾經向毛澤東推薦曾國藩的影響力深遠:“三年而來, 每覺胡林翼之所以不及曾滌生者, 只緣胡夙不講學, 士不歸心, 影響只能及于一時。”[15]青年毛澤東主張本源治世, 圣賢豪杰辦事, 顯然與曾氏的觀點一脈相承[16]。毛澤東從詠物言志、戰爭建設、愛情友情、山水鄉情等方面, 以詩意的語言、生動的表達, 文字背后豐富思想內涵和高度藝術成就, 體現了偉大的精神世界和革命領袖的雄霸風采。   (二) 博引之長   厚積才能薄發。曾國藩一路由農家子弟到拜相封侯, 每日讀書, 經常編書, 還親自主持刊刻《船山遺書》。他在給家人的書信和日記中大量引用君主和圣賢的語言, 編寫《圣哲畫像記》和《經史百家雜鈔》, 從三十二位圣哲身上學習借鑒。毛澤東認為, 曾國藩《經史百家雜鈔》其“可貴”之處, 在于“統道與文”能夠“二者兼之”, 即對“政治”和“文章”予以相當的重視。年輕的毛澤東像曾國藩一樣, 飽讀叢書, 包括馬列理論和中國各種典籍, 這為他在文章著作中多處恰到好處的用典打下了基礎。比如毛澤東在《為人民服務》中引司馬遷的話, 解釋我們這個民族怎樣看待生死, 一下增加了文章的厚重感。西漢初年思想家賈誼的《治安策》, 曾國藩曾經有這樣的評論:“奏疏以漢人為極軌, 而氣勢最盛事理最顯者, 尤莫善于《治安策》, 故千古奏議, 推此篇為絕唱。”他還贊美賈誼這篇政論“于三代及秦治術無不貫徹, 漢家中外政事無不通曉”[17]。毛澤東在致田家英的信中對《治安策》也有過的評價。他寫道:“《治安策》一文是西漢一代最好的政論, 賈誼于南放歸來著此, 除論太子一節近于迂腐以外, 全文切中當時事理, 有一種頗好的氣氛, 值得一看。如伯達、喬木有興趣, 可給一閱。”[18]可見, 毛澤東與曾國藩都高度評價賈誼的這篇文章, 他們都有深厚的積累, 并且在對于歷史的評價有相近之處。在日常生活中, 毛澤東同曾國藩一樣, 一生酷愛讀書, 不僅著書立說, 留下大量文字, 而且根據自己的閱讀, 編書辦報, 編輯了很多對中國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有指導意義書籍。   (三) 樸實之風   湖湘大地, 民風質樸, 湖南書生接受的大多是以篤誠務實為宗旨的湘學教育。曾國藩一輩子都堅持和傳承樸實的家風, 起居飲食極為儉樸, 杜絕鋪張浪費, 常思一湯一飯、一絲一鏤來之不易。外表看起來就很樸實的曾國藩, 認為:“絕大學問, 即在家庭日用之間。”[19]他的家書日記秉承“拙誠”理念, 都是日常文字, 源于生活, 源于思考, 源于總結。毛澤東繼承“秀者讀而樸者耕”的樸實家風, 身體力行, 終生保持著樸素節儉的生活習慣。他號召“勤儉建國”、“勤儉辦一切事業”。他借鑒曾國藩注重一線, 注重實際的方法, 以樸實之風, 長期開展調查研究, 進行獨立思考, 提倡“文章因為時而作”。毛澤東在1915年6月25日寫給湘生的信中說, “嘗見曾文正家書有云:吾閱性理書時, 又好作文章;作文章時, 又參以他務, 以致百不一成。此言豈非金玉。”同時, 對于曾國藩編纂的《經史百家雜鈔》, 毛澤東又評論道:“仆觀曾文正為學, 四者為之科。曰義理, 何一二書為主謂《論語》、《近思錄》, 何若干書輔之。曰考據亦然;曰詞章曰經濟亦然。”他把這部書和姚鼐編輯的《古文辭類纂》進行了比較, 指出:國學者, 統道與文也。姚氏“類纂”畸于文, 曾書則二者兼之, 所以可貴也[20]。毛澤東在中央蘇區寫下的7萬多字的《尋烏調查》, 就是在那樣艱苦的歲月, 用事實說話, 強調現實的指導作用, 下大力氣去調查研究取得的結果。   四、小結:立德樹人的德育資源   2018年8月21日, 習近平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強調, 要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21]。毛澤東由曾國藩思想而提出的“本源”說或“大本大源”說, 已經對于曾國藩的歷史意識大有超越, 是當時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毛澤東通過大量閱讀和對比, 最終接受了馬克思主義影響的毛澤東, 然而他當時夢想“從根本上變換全國之思想”的遠大抱負, 卻鐫刻著曾國藩影響的痕跡。[22]如果說晚清是落日西沉的景象, 那么曾國藩以挽救狂瀾于傾的形式, 給這個落日西沉帶來了一抹余暉, 帶來王朝的中興, 避免了亡國, 延緩了清王朝近五十年的歷史。如果說近代中國是紅太陽升起的景象, 那么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毛澤東的出現就是紅日呼之欲出的景象, 他率領千萬仁人志士, 拯救民族危亡, 帶來了新中國的成立, 由此中國進入一個嶄新時代。   曾國藩和毛澤東都是早年經過私塾教育, 在湖湘大地的經歷, 形成了他們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他們長期浸潤在湖湘文化的熏陶下, 湖湘優秀人物之間相互影響, 相互學習, 讓他們都成長為對中國近代歷史有重大影響的歷史人物。例如, 曾國藩立志修身的道德修養、敢為人先的軍事實踐和字字珠璣的文章著作, 都體現出“拙誠”的特點。曾國藩“拙誠”的特點[23]與毛澤東的“愚公移山”精神一脈相承。曾國藩“拙誠”是以最“拙”的方式, 用自己笨拙的方式腳踏實地、盈科后進, 踐履道德修養, 以對家和國的“誠”, 實現自己應有的貢獻。毛澤東從小就關心群眾疾苦, 正是因為不忘初心的“誠”, 才有為了目標, 矢志不渝的“拙”, 才有“心底無私天地寬”的雄霸之風和樸實之風。毛澤東力倡“愚公移山”精神, 他為了中國人民, 信念堅定和敢于付出, 經過28年的浴血奮戰, 和同志們一道推翻長期壓在中國人民身上“三座大山”所體現出的“拙和誠”, 就是那湖湘基因中那倔強和耿直的基因。令人驚奇的是, 曾國藩在文稿中多次提到“拙誠”和“愚公移山”。例如同治二年十月二十日, 他在給郭崑燾的信中說:“舍弟募勇太多, 鄙人深以為慮。渠銳意合圍, 亦頗有愚公移山之苦衷, 屢次規責, 誡其智小而謀大, 而亦未嘗不諒其拙誠也。”可見, 曾國藩認為拙誠與愚公移山, 理念相通, 方式相同。毛澤東在革命斗爭中, 也經常引用愚公移山來表達填的決心, 例如他在中共七大提出要用愚公移山的精神推翻“三座大山”, 并“下定決心, 不怕犧牲, 排除萬難, 去爭取勝利”。如果說拙誠說湖湘文化的根, 那么愚公移山精神則是共產黨員的魂。當今社會, 不缺乏聰明人和有能力的人, 但缺乏有拙誠精神和愚公移山精神, 能始終如一的人。同樣, 曾國藩曾在《湘鄉昭忠祠記》中感嘆道:“吾鄉數君子所以鼓舞群倫, 歷九州而勘大亂, 非拙且誠者之與?”   習近平總書記在閩東工作期間曾倡導“滴水穿石”的工作作風和精神品格, 體現了“拙誠”的特點和“愚公移山”精神的實質。他說:滴水穿石的自然景觀, 其鍥而不舍的情景仍每每浮現在眼前, 我從中領略了不少生命和運動的哲理[24]。事實上, 滴水穿石的故事, 與愚公移山的故事和拙誠的精神, 三者一脈相承, 都是強調扎扎實實、持之以恒。正如曾國藩在平定太平天國的戰爭之后指出, “今海宇粗安……能常葆此拙且誠者, 出而濟世, 入而表里, 群才之興也, 不可量矣。”[25]曾國藩的拙誠思想、毛澤東的愚公移山精神和習近平提倡的滴水穿石品格, 是現代社會可資借鑒的寶貴德育資源。在實現兩個百年夢想的偉大征程中, 時代呼喚更多人“出而濟世”, 拙誠如一, 發揚愚公移山和滴水穿石的精神, 立足實際、不甘寂寞、一步一個腳印, 鍥而不舍地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參考文獻   [1]彭大成.湖湘文化與毛澤東[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 1991.   [2]歐陽斌.曾國藩與湖湘文化[M].長沙:岳麓書社.2010:20.   [3]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湖南省委毛澤東早期文稿編輯組.毛澤東早期文稿[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 2008:581.   [4]曾國藩.曾國藩家書[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1999:1643.   [5] 中央文獻研究室.毛澤東書信選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3.   [6]王子今.歷史學者毛澤東[M].北京:西苑出版社.2013:344.   [7]中共湖南省委黨史資料征集研究委員會《湘贛邊界秋收起義》協作組.湘贛邊界秋收起義[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 1987:88.   [8]中央檔案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第3冊[M].北京: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1989:79.   [9] 毛澤東.毛澤東早期文稿[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 2008:73.   [10] 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紀念館[M].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文獻資料. 1983:100.   [11] 陳晉.毛澤東讀書筆記精講[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1999.   [12]李銳.毛澤東早年讀書生活[M].沈陽:遼寧人民出版社. 1992:26.   [13]梁衡.文章大家毛澤東[J], 新湘評論. 2013.   [14] 毛澤東1917年8月23日致黎錦熙信[M].毛澤東早期文稿[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 1990:86.   [15]中國革命博物館, 湖南省博物館.新民學會成員通訊集[M]//.新民學會資料.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50.   [16]陳晉.毛澤東的文化性格[M].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1991:36.   [17] 曾國藩.鳴原堂論文·賈誼陳政事疏.[M]//曾國藩全集·詩文.長沙:岳麓書社。1986:495.   [18]毛澤東.毛澤東書信選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3:539.   [19]黃力.曾國藩“以德治家”理念的形成及現代啟示[J].湖南人文科技學院學報, 2017, 34 (4) :17.   [20] 毛澤東.毛澤東早期文稿[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8:534.   [21]習近平.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強調:舉旗幟聚民心育新人興文化展形象, 更好完成新形勢下宣傳思想工作使命任務[N].人民日報. 2018-8-23 (01) .   [22] 王子今.歷史學者毛澤東[M].北京:西苑出版社.2013:348.   [23]黃力.曾國藩的“拙誠”實踐及現代啟示[J].文史博覽 (理論) , 2016 (12) :42.   [24]習近平.擺脫貧困[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1992:43.   [25]曾國藩.曾國藩全集·詩文[M]//曾國藩.曾國藩全集:家書.長沙:岳麓書社. 1986:302. 點擊查看>>曾國藩論文3000字(精選范文8篇)其他文章
    黃力.曾國藩對毛澤東早期思想的影響[J].湖南人文科技學院學報,2019,36(02):60-66.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http://www.724462.tw/html/zhlw/20200424/8329517.html   

    曾國藩對毛澤東早期建軍治軍及文章著作的影響相關推薦


    聯系方式
    微信號 Lw54_com
    熱點論文
    14705193098 工作日:8:00-24:00
    周 日:9:00-24:00
    香港上市股票查询